當前位置: 首頁» 星光

【同心戰疫】我想我是真的愛你!

1113日上午,一場特殊時期的考試如約在中石大東校園和南校園同時進行。

9日學校進入臨時管控狀態,13日是北京市選調生考試的日子,很多學生為了這場考試準備了數月。如何滿足考生期待,不讓他們錯失機會?如何在保證疫情防控安全的情況下,保障學生就業、發展需求?學校與北京市相關部門反複溝通,盡最大努力,最終確定了考試工作方案。

不同公寓的考生在不同的考場,從不同的入口進入,通過科學設置考場分配,係統規劃考生入場路徑,保證考生出入考場全閉環管理。

當天上午,考試順利進行。

在東校園考區,化學工程與環境學院的李瑞麗老師是監考的老師之一。“我可能是入駐東校園的年齡最大的女老師。”11日得知東校園需要人手,李瑞麗老師第一時間入駐,最開始在彙才公寓2號樓執行為學生分餐的任務,13日她又服從安排成為這次考試的監考老師。

地球物理學院青年教師趙振聰也承擔分餐任務。穿著厚重的防護服,他每天需要20多次爬上爬下6層樓。因為沒有電梯運送餐食和物資,隻能靠人拉肩扛手提,僅一層樓的送餐就要在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裏,敲門、彎腰、遞餐80餘次。終於輪到送餐員吃飯了,此時才發覺,手臂已經酸痛到握不住筷子。

作為2021級的學業導師,趙振聰在誌願服務的間隙,還利用短暫的休息時間,堅持給班裏的同學們開班會,安撫學生情緒,解答他們學業和生活上的困惑。

在東校園,像趙振聰這樣的老師還有很多。許多黨員幹部主動來到東校園,為學生運送、發放物資。屋外寒風陣陣,因為防護服厚重不透氣,每次送完餐衣服也已經全部濕透。一天三身汗”“很多老師都感冒了,有些年齡大的老師體力不支,就是在努力撐著,也很心疼。

教室一角,一張窄窄的折疊床,兩張椅子中間拉一條線就是掛衣架,頗有點石油大會戰的味道。

地球物理學院58歲的沈金鬆教授得知有學生需要轉運隔離,他放心不下學生,毫不猶豫地主動請纓,與學生一起轉運,隨學生一起入住隔離酒店,及時傳達隔離政策,協調解決學生們隔離過程中遇到的問題,努力做好學生的思想輔導,紓解學生緊張情緒。此時的教授更是學生貼心的“大叔”,在特殊時刻送上最樸素的陪伴。

校機關的佟妍老師,家裏老人剛剛回到老家,沒人照看孩子。得知學校突發疫情需要突擊隊員時,她立刻給老人買了返回火車票,當天入校加入戰“疫”。

還有些誌願者協同校醫院醫務人員,連續為師生開展核酸檢測,經常是任務一完成就癱坐在地上,他們是真的累了。

人群中你們最美麗,我想我是真的愛你們!


(編輯 丁遠朋)


分享到: